Khrus

Treasure*

上一章链接:http://iiseven117.lofter.com/post/1f043a38_12161464


Part 2

邮差不知道爱是什么。

他见过的女人喜欢的不过是他的外表,否则才不会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一旦她们知道自己真实的社会地位时,就会发出轻蔑的嘲笑,在嬉戏中四散离去。

 

他私下收到不少贵族名流的“邀请函”,内容污秽不堪,甚是符合那帮道貌岸然的上流社会做派。他们表面说着赞美的话,对爱情高谈阔论,实际上不过是想占有他年轻的身体。

 

邮差很清楚这一点,可他并不介意。

 

他只是用微小的代价换来了高昂的回馈,很值不是吗?

 

各取所需而已。

 

 

他以为一生都将此般度过,直到他遇见了蓉大小姐。一个可怜的,如他一样充满矛盾的女人。

 

那是个可怕的雨夜。

城市笼罩在墨色的云雾里,密密麻麻的暴雨直直撞碎在沥青马路上,有着让人振聋发聩的声音。邮差出门购买蜡烛,雷声轰鸣让他内心不安,他总是回想起廿年前趴在水道里瑟瑟发抖的自己。

大街上一片死寂,几乎没有一家店会在这样的暴雨夜等待生意,邮差在黑夜中寻觅,他看见漆黑的巷子深处,有一家商铺闪着羸弱的煴火。

他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室内极度昏暗,只有一盏稍亮于门口的烛台,而光影如门外的烛光似的闪烁。邮差四顾,只看见木质的货架上琳琅满目模糊的影子,远处有张石桌,桌后是张摇椅,一个身影在黑暗中摇晃,手上不停动作,似乎在织着什么。邮差困窘地站在门口,他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而那人也似乎没有招呼客人的意思。

 

“您好,请问有蜡烛卖么?”邮差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那身影一顿,仿佛才发现有人光临,放下手中针线徐徐起身,白邮差才发现这是个女人,身材娇小长发垂肩,随着女人的走近能看清她清秀漂亮的五官。女人一言不发,绕过邮差直直走向货架,翻找着拿出了一排蜡烛,比了一个二的手势。

“二便士?”邮差问,女人的眼睛精明锐利,使用电话的她不会是个哑巴,他觉察对方并不简单,但此刻他并不想深究,付了钱便匆匆离去。

 

再次见到她,是在某个公爵的社交舞会上。

邮差打扮的光鲜亮丽,他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形形色色的贵族中,盼望着某个财大气粗的蠢货看上他的美色为他后几个月的衣食无忧买单。而刚刚上钩的富豪此刻正迫不及待地搂上他的腰身,暗示性地碰了碰他毫无反应的某个部位,嘴唇已绕到他的耳侧。邮差不露痕迹地分开距离,他不会允许对方做得太过,接吻已经是极限。

 

“贾富豪,你什么时候对男人也有兴趣了?难道是嫌弃我们女人,不够吸引你吗?”身后传来一阵女人娇滴滴的嗔笑,此刻邮差听来却犹为悦耳,他正想办法摆脱这个油腻恶心的禽兽。“蓉小姐这话说的,玩玩儿,玩玩儿嘛!您的美貌可是谁也没法抗拒的呀!”趁着两人寒暄这会儿,邮差早已不动声色地离开,他躲在角落观察刚刚的女人,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那分明就是那晚暴雨夜商铺的女主人。

 

不过是涂抹上了妖艳的妆容,穿上华贵的艳服,却仍旧美丽的不可方物……女人含笑交谈着,她眉目间的风情难以抗拒,邮差却悉知她笑容里的阴谋算计——他们,是一类人。


TBC.

——————————————————————————————

很多私设,OOC会有

上次写完就忘记了,万分抱歉

以及月更

Treasure*

Part 1

“你喜欢她?”有一天,邮差淡淡地问。 

管家没有回答,花园里的倩影很是孤单寂寞,他在犹豫要不要去陪她。 

“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让她属于你……” 那人猛地侧过脸来,目光充斥希翼,表情却是惶恐的,“不可能的,别提了。”贵族与平民的鸿沟,不是野心就能跨越的。

是吗,你明明这么期待。 

邮差不置可否,他不介意管家心里有别的女人。反正他有家族戒指,只要杀死公爵,古堡里的一切,包括管家,就都是他的了。 


白是个没有道德观念的人,他从出生起便注定了要沦为这工业时代的牺牲品。 

讽刺的是,所谓大机器生产带来的幸福生活,仅限于富贾和贵族,贫民窟的人们,只多不少;原本清澈的天空终年黑云笼罩,人们和机器一样冷酷,偌大的伦敦再也容不下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那年,他也不过才五岁,没有一家商铺会录用这么小的孩子。 

他只好在恶臭肮脏的下水道苟且偷生,跟社会底层的流氓打交道,靠小偷小摸维持生计。没有人告诉他何为是非,他憎恶这个令他痛苦的世界,只相信让他快乐的东西。


 管家已经记不起邮差是什么时候开始来送信的了,但他给人的印象却远比前几位邮差深刻。

他姓白,年龄比自己稍长,家庭背景不详,是个下等公民,总是傍晚时分来送信,穿着颜色明亮的——管家敢肯定这不是邮差的衣服,他可从没在憨豆先生身上见过这样花哨轻佻的制服,然后凭着一些无谓的琐事在门前聊上半天,再顽劣地向自己索要一些很荒谬的东西,上次是卤煮,这次…… 

好吧,他得承认,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男子总是很容易使人印象深刻,不是么? 


立春那天,管家去修剪花园,远远看见一身水蓝洒在荒芜的杂草间;走近一看,邮差正阖眼躺在一株枯萎许久的月季旁,手撑在脑后,可能睡着了。 

熟睡的邮差显得异常年幼,他防备全无地仰着脖子,雪白的脖颈在灰扑扑的地面上被阳光映射得刺眼,微厚的红唇轻启,眼角的痦子也没有平时那么张扬,像颗泪珠……

管家忍不住想再凑近些,他全然忘了邮差现身花园的兀然。 

“好看吗?”在管家凑近时,眼前人突然大大咧开嘴角,他笑的顽皮,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直到管家满脸通红。

 管家没有说话,他好像被这个问题纠缠住了。 

邮差的喉结很好看,被皮肤紧包着,在脖颈上下很绅士地轻轻颤动。

邮差的眼睛也很好看,黑曜石般深邃的颜色,里面好像装了一把揉碎的星星。

邮差的笑容特别好看,五官神采飞扬,整个人都生动起来,透露着最最真实的感情。 


…… 


这个时刻,答案不会是否定的。

白魏分析

切开黑X傻白甜
北京大佬爷们儿X东北大汉儿@

我是这么觉得的
按照大勋撩完就怂的傻白甜属性
和白大爷暗波汹涌不动如山的脾气
应该是两人一开始对对方都感兴趣
但是白大爷按兵不动 大勋可劲儿撩
结果白大爷不但照单全收还不露声色
让傻白甜误会他青涩 激发傻白甜的“小坏”
好让他自个儿大方地送上门来和自己互动
于是傻白甜上套了 俩人就越来越熟
旁人看起来好像是大勋特别主动贴心
啥啥都想着小白 然后小白总一脸冷淡
一副忠犬攻和傲娇受的样子 闹心的很
实则是白切黑下的一盘大棋 城府深啊!
所以傻白甜就渐渐喜欢上我们的注孤生了
但是在要不要告白的紧要关头又怂了
我们的白切黑就摘下温良单纯的面具
把人给收了 然后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D

CANADA🇨🇦